一瓢姜湖任我沉浮

开学前一定更,一定更,真的。

“可是我粉书不粉人啊???”

*因为还没有看完调色盘及相关整理,不好做出明确评价,所以用的是“可能”。抱歉。
*表述混乱,你当我放了一堆文字屁吧。


———不好意思,粉书不粉人的操作是真实存在的。




墨香人品可能是真的差,魔道可能真的抄了袭,ky们是真的恶心,这个圈子变混了。你说受不了了,要粉转黑了,要退圈了,我不会骂你强行挽留你,因为留不留下是你的自由。有幸见证一场浩浩荡荡的脱粉运动,这次运动催化出一种有趣的群体,在粉黑大战中以一当百,百折不挠且人数飞速上升,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贡献了许多看点,我们简单将其称为双标sb。

双标sb是什么?

是打着退圈的旗号的墙头草,人肉事件刚出来的时候怒喷墨香,最近发现可能是自导自演,立刻摇身一变成了死忠粉。此类人有一大特点,不管到底粉不粉,面对质问就一句话:

“我粉书不粉人。”

这么做的理由太简单了。书恶心,作者恶心。但是粉丝数不恶心,热度不恶心。

回到最初的问题,什么是粉书不粉人?

喜欢一个人的文字,却不代表认同创造出这些文字的人的全部行为言论。这是粉书不粉人。

但一边嘴上说作者请原地爆炸,身体却诚实的蹭着作者的热度赚粉丝,到头来又说自己粉书不粉人,这是双标sb。

要脱粉的话请脱的利索一点,干脆一点,别拖泥带水,风头过去后再次披上粉皮,以为所有人都是瞎子。
 
我也不好说什么,就在这儿对您说一声辛苦了吧。既要兼顾粉丝又要狂蹭热度,一天几十条在tag里刷,风声不对又全删掉。实在是粉丝中的榜样,黑子中的标兵。给您拜个早年,溜了溜了。

「柳九」清歌子与沈九美的日常

*起名废日常绝望
*ooc预警
*开学前最后皮一把

“……真是委屈死我了。”

沈九把扫帚扔在一边,突然叹气道。

他堂堂清静峰峰主,竟然沦落到要给柳清歌扫地的地步!

真是气人!说什么“临近元宵节百战峰人手不够”,非要他来打扫卫生。

可柳清歌你当我傻吗?离元宵节还有一个月!门外在哪儿闲逛的不是你百战峰的弟子吗!一个两个的都那么闲,你怎么不叫他们来干活!

你就是欺负我掌门师兄不在家!

“沈……沈峰主?”

一个小屁孩在门口探头探脑。

“我给你送点儿吃的来。”

话刚说完就飞也似的跑了。地上只留着一个难看的小瓷盘,里面尽是些他平日里爱吃的小点心。

“这才差不多嘛。”

来自脸颊鼓鼓的沈峰主。

“真是委屈死我了。”沈九腹诽。

为什么他会和柳清歌分到一起打怪啊!竟然美曰其名什么“强强联手,胜算我有”,我宁可跟我徒弟洛冰河组队!

还有出发时你妹妹那是什么表情!我强烈怀疑是她捣的鬼!这不是诚心给我添堵吗?

这次的小怪兽完全不抗打,biubiu几下攻击就能扫倒一片。狗屁强强联手。

但五秒钟后沈九意识到了真正的恐惧。

沃日!这铺天盖地的小怪兽是想搞什么!光靠数量就完全碾压他们两个了好吗!在这种和大部队走散的时候在这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鬼地方在这种只有两个人的情况这就算打到地老天荒打到灵力枯竭也完全……

“退后。”

柳清歌话不多,对着沈九十句里有九句都是冷嘲热讽。但此刻听上去莫名令人安心。没等沈九反应过来,他就以老母鸡护鸡仔的姿势把他挡在身后。

沈九:……

然后柳清歌拔出了剑。

沈九:…!!!

小怪兽哀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沈九大吼:wwwwwwwwww!

柳清歌选择沉默:……废物。

“真是委屈死我了。”沈九碎碎念。

“你说什么?”

“……没什么。”

躺在床上的柳峰主显然对这个答案极度不满。

——不,不是事后!

柳峰主只是受伤了而已!

沈九只是本着峰主之间互帮互助和谐有爱的理念给他上药而已!

但是气氛为什么这么奇怪!

我就是摸摸你腹肌——谁叫你伤口就在腹肌上!

你那个莫名爽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柳峰主身材好好啊……)

(不我才没有想这种事情!)

“跟你在一起真的是委屈死我了。”

四仰八叉躺着看画本的沈九对着刚刚扫完地做完饭现在正在给他受伤的脚踝上药的柳峰主总结说。

“委屈你还要和我在一起,你是有多喜欢我。”

沈九:……

沃日。

——————————————————————

「宋薛晓」奇迹 1.

1.

众所周知,二次元里存在着诸多不合常理的定律,如有意无意露出的蓝白胖次,违反交通规定在马路上横冲直撞也不会发生惨案,可以飘在空中的暗藏着少女心事的粉红气泡,男女主告白时被不存在的风撩起的发梢——完美的推翻了伟人们的棺材板。

薛洋曾对二次元嗤之以鼻。醒醒吧,那些所谓的美好故事披着梦幻的外衣,却难掩它是一团虚幻泡沫的本质。沉浸其中除了给自己带来短暂的自我麻痹之外不会有更多好处,光现实中铺天盖地的压力就足以让那点热血窒息。

——至少在他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叫晓星尘的人存在之前是这样。

2.

晓星尘养了只猫,是他发小去国外之前从自己家猫窝里拎出来给他的。

我去国外带两只猫不太方便,这只给你。

那时候只有几个月大的霜华被塞到他怀里。

你眼睛不好就少看电脑,我不在你就自己监督自己。

宋子琛在口袋里找了一会儿,把一个凉凉硬硬的东西放在他手心里。

钥匙给你。我知道你租了房子,你先收着。有时间的话……来住一住。

晓星尘张了张嘴,他应该说点什么,譬如挽留,譬如询问子琛的归期。但那些话像是迷失在他慌乱的心情里,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慌乱。窄窄走廊里的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古怪,他莫名想要避开子琛炽热的眼神,便垂下眼帘,一遍遍的抚摸霜华柔软的毛发。

他打定主意要好好的说声再见,只是话溜出口却变成毫无意义的呢喃:

那么远……

宋子琛没有再说话,只是弯下腰匆匆抱了抱他,逃也似的离开了。名为拂雪的小猫安静的躺在他怀里。

晓星尘摸摸肩膀处一点湿痕,子琛哭了啊,他站在突然空荡荡的房间里有些寂寞的想。

3.

于是乎晓星尘乏味可陈的日常多了一项活动。

遛猫。

晴朗的天气里他会带霜华出门遛一遛。霜华负责四处乱跑,而高度近视的晓星尘复责站在原地等候。还好霜华与它的主人一样活动半径不超五米,否则晓星尘是绝对不会放它出去的。

拂雪的性子可比霜华要安静多了,虽然都是小白猫。晓星尘坐在长椅上,通常他以胡思乱想来消磨等待霜华的这段时间。

毕竟不是每天都会有一团毛茸茸突然撞到他膝盖上的。

唉唉霜华今天这么早回来吗???

晓星尘茫然的揉了揉似乎是脑袋的地方。

不好意思我们家降灾给您惹麻烦了,我这就给您把它牵走。

啊?

薛·自以为很帅·成·强行尬撩·美得意的摆了个poss(然而在没带眼镜的晓星尘眼里他自动糊成了一团马赛克):

您不知道?我踏马就是……啊呸我就是您家对面五层的薛洋啊!

4.

不好意思,晓星尘还真不知道。

晓星尘作为一位合格的死宅,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基本功是有的,不坐到腿麻不起身的定力也是有的。对于活动半径不超五米,只有几个朋友以维持与外界关联的他来说,不知道对面的住户是谁实在是太正常了。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晓星尘后来辩解道,又不是对门邻居,那么感兴趣干嘛?他晓星尘又不是什么偷窥狂。

——但是显然对面的住户,对晓星尘非常感兴趣。

————————→_→——→_→——→_→

*ooc严重,文笔是不存在的。
*起名废绝望的日常_(:3」∠❀)_